一代文宗元好问:纵横诗笔见高情

沈宋横驰翰墨场,风流初不废齐梁。

1205年,一位青年诗人在去太原应试的途中,听一位捕雁者说,天空中一对比翼双飞的大雁,其中一只被捕杀后,另一只大雁从天上一头栽了下来,殉情而死。年轻的诗人被这种生死至情所震撼,便买下这一对大雁,把它们合葬在汾水旁,建了一个小小的坟墓,叫“雁丘”,并写了《雁丘》词,后来又加以修改,于是成了那首著名的《摸鱼儿•
雁丘词》。
相信大家都听说过“问世间、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”这动人心魄的发问,至今令多少人难忘。这优美的诗句,就出自这首词,写这首词的不是别人,正是这位青年诗人——金末元初时的大诗人元好问。不过与“风流才子多春思”不同,写下如此动人诗句的元好问,却没有一件缠绵悱恻的风流韵事传世。他一生恋爱的对象是诗词。虽然生在金末元初的乱世,他却深怀强烈的使命感,为后世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,成为诗文萃于一身的“一代文宗”。

论功若准平吴例,合着黄金铸子昂。

一、少时有诗名

这首诗评论了初唐诗人沈佺期、宋之问、陈子昂。初唐诗坛基本是南朝形式主义文学的延续,宫体诗充斥诗坛,文风绮靡纤弱。沈佺期、宋之问总结了六朝以来声律方面的创作经验,确立了律诗的形式,驰名一时,对唐代近体诗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
4岁时,元好问开始读书,7岁时就能写诗了。太原名家王汤臣见过他之后,惊呼为神童。14岁时,元好问拜陵川大儒郝天挺为师。拜师第二年,他曾在陵川西溪参加一个宴会,即席作五言诗,引起轰动。他的哥哥元好古对弟弟在五言诗方面的造诣佩服得五体投地,曾写诗道:“莺藏深树只闻声,不著诗家画不成。惭愧阿兄无好语,五言城下把降旌。”20岁时,元好问写下了《箕山》一诗:

图片 1

幽林转阴崖,鸟道人迹绝。
许君栖隐处,唯有太古雪。
人间黄屋贵,物外祗自洁。
尚厌一瓢喧,重负宁所屑。
降衷均义禀,汨利忘智决。
得陇又望蜀,有齐安用薛。
干戈几蛮触,宇宙日流血。
鲁连蹈东海,夷叔采薇蕨。
至今阳城山,衡华两丘垤。
古人不可作,百念肺肝热。
浩歌北风前,悠悠送孤月。

元好问肯定了他们的贡献和影响,但也批评了他们在诗歌创作上仍然没有摆脱齐梁诗风。

当时的文坛盟主、时任礼部尚书的赵秉文看后极为欣赏,夸赞说“少陵(杜甫,字少陵)以来无此作”,于是,元好问名震一时,被称为“元才子”。

元好问认为,开唐诗一代新风的诗人是陈子昂。陈子昂复归风雅兴寄,高倡汉魏风骨,上接建安传统,以其诗歌理论和创作实践,终于廓清了初唐半个时纪齐梁余风的影响,迎来了以“风骨”、“气象”着称的盛唐诗歌创作高潮。他的“兴寄”、“风骨”理论成为后人反对形式主义柔靡诗风的理论武器。因此,元好问充分肯定了陈子昂的历史功绩,并将其革新文风与范蠡的平吴事业相提并论,认为也应为陈子昂铸像,以表其功。

二、雄浑悲壮的“纪乱诗”

无论从思想价值还是从艺术成就来说,元好问的诗都以那些写于金亡前后的“纪乱诗”为上乘。“国家不幸诗家幸,赋到沧桑句便工。”在国破家亡、身为敌囚这些重大变化的刺激下,诗人以他那高视一世的艺术禀赋,写出了一系列雄浑悲壮的纪乱诗。

比如在蒙古军围攻汴京城时写的《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五首》之二:“惨淡龙蛇日斗争,干戈直欲尽生灵。高原水出山河改,战地风来草木腥。精卫有冤填瀚海,包胥无泪哭秦庭。并州豪杰知谁在,莫拟分军下井陉。”对于战争所带来的巨大灾难和国家的危机形势,诗人深为悲怆沉痛,但字里行间仍充溢着一股慷慨壮烈之气。这类作品在元好问的诗中相当常见,如“紫气已沉牛斗夜,白云空望帝乡秋”,“北风烈烈悲笳发,渭水潇潇战骨寒”等,都是以雄劲的笔力抒发深哀巨痛。情感悲凉而骨力苍劲,是元好问的独特诗风。

元好问的“纪乱诗”具有深刻的历史洞察力,把现实的悲怆情怀与对历史的批判意识融合在一起,从而增加了诗的思想深度。比如《癸巳四月二十九日出京》:“塞外初捐宴赐金,当时南牧已骎骎。只知灞上真儿戏,谁谓神州遂陆沉。华表鹤来应有语,铜盘人去亦何心。兴亡谁识天公意,留着青城阅古今。”金哀宗天兴二年(公元1233年),旧历癸巳年,汴京守将崔立以城降于蒙古,在离汴京南五里处的青城订立城下之盟。四月二十九日,青城中的金遗臣都被赶出京城,被拘管在聊城。此诗正是诗人被蒙古军队押解出京时所作。

在诗歌创作上,元好问以“纪乱诗”奠定了他在古代文学史上的地位。对此,他曾非常自信地说:“诗狂他日笑遗山,饭颗不妨嘲杜甫。”

三、自然天成的诗学主张

元好问不仅是一位杰出的诗人,还是一位文学理论批评家。元好问论诗主张天然真淳,反对堆砌雕琢,重视独创精神,宣扬恢复建安以来诗歌的优良传统。

元好问的《论诗三十首》是继杜甫之后中国古代在诗歌理论方面的杰作。他评论了自汉魏至宋代的许多著名诗人和流派,表明了他的文学观点,对后世产生了重要影响。值得注意的是,他的论诗绝句自身也是优美的诗歌作品,堪称历代论诗中最具有艺术性的作品之一。

下面简要摘出几首代表性的诗作欣赏一下:

1.《论诗三十首》第一首

汉谣魏什久纷纭,正体无人与细论。

谁是诗中疏凿手?暂教泾渭各清浑。

(注:汉谣,指汉乐府民歌。魏什,指建安诗歌。什,《诗经》的雅、颂,以十篇为一卷,称为“什”,后来便以“什”指诗篇。泾渭各清浑,泾水、渭水一清一浊,合流时清浊分明,泾渭各清浑即指泾渭分明。)这是元好问《论诗三十首》的第一首,表明了他写这组论诗诗的动机、目的和标准。元好问以《诗经》的风雅传统为“正体”,认为汉乐府和建安文学是这一传统的继续,他针对宋金诗坛上的一些弊病和“伪体”盛行、汉魏诗歌传统的淆乱,以“诗中疏凿手”为己任,要在纵览诗歌创作的历史中正本清源,区别正伪,使之泾渭分明,从而廓清诗歌发展的正确方向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